微博12年:从全世界可见到仅自己可见垮夸

发布时间:2021-11-29来源:脚本之家点击:

原标题:微博12年:从全世界可见到仅自己可见

Sayings :

距离互联网上第一条微博发出,已经 12 年了。(2009 年 8 月,微博推出内测版,10 年迎来大规模注册。

朋友和我说这件事时,我惊讶了下,又有些感慨。

那时在微博上,我们有好多好多话想说,也有好多好多想说话的人。

那时发状态,话多且密。

一天要连着发好多条。下雨了,发一条,天晴了,发一条,出彩虹了,更是要跟着刷屏发。

曾经的微博重度使用者王菲有个词形容得很贴近:

“青春期”。

我们集体进入了微博的青春期。

12 年后,我真的很怀念那段青春,和那个话痨的自己:

“那时的微博是真好玩,微博上的人是真可爱。”

01

微博最开始出来,大家像碰上了个新鲜玩具。

新鲜、好奇。

不知道怎么玩,就各种瞎玩。

先开号,呼朋唤友——

“以后这里见!”

那时发微博根本不怕社死,就得让亲近的人知道你的微博号。

同事@么有钱第一条微博@了一大片,全是室友。

以前能在宿舍吼一嗓子的事,变成了非得在微博上说。

开完号以后就得找人互关。

最有意思的是那英,追着朋友们喊,“我是老那,快来关注我”。

那时全网都知道她和柯蓝关系好,她叫柯蓝“死三八”了。

互关以后就得互动。

比如让评论区上下楼的陌生人互粉。

比如凭兴趣组建粉丝群。刘烨组了个火华社,社规很无厘头,

一条是:“能很快说出大象的名字。”

另一条是:“热爱月亮。”

很傻但很好玩。

朋友回忆当时对微博上头的状态 ,盯着电脑,看多少人 @ ,多少人评论,

“每天晚上不睡觉刷,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笑。”

02

那时上微博,除了新鲜,还有种幸运——

就缺这么一个说话的地方。

话可以敞开说。

QQ 空间碍于老师长辈不敢发的心情,全发在微博。

不担心骚扰别人。

很多人第一次用 @ 功能,就是在微博上。

看到一条狗,@下朋友,“和你好像哦”。

看到一个沙雕段子,@下朋友,“快看好好笑哈哈哈哈哈”。

更不担心暴露自己。

有人把真实朋友圈搬到了微博。

比如公开谈恋爱进度。

刘恺威和杨幂谈恋爱时,几乎是在微博上写恋爱日记。

表白了:

“我真的好想好想谈恋爱!”

“终于可以大声说我有女朋友了!”

你仔细看,他激动地连发两条。 那时微博一条只能发 140 个字,根本不够说。

过节了:

直接晒出热吻照。

朋友@TL如今搜自己的第一个微博 ID,惊讶发现留着一个“过时”的表白:

前男友在 13 年 1 月 4 号这个时间点 @ 她,要和她一生一世。

就如同那时在微博上的表达,直接而热烈。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时微博上能吵架。

且能好好吵架。

同事@晓星说,当时会发私信给喜欢的明星,对角色提意见。

对方也会回她,俩人还会交流。

www.sheduoming.cn

那时微博上的人们,整体都是一种状态:

不设防。

03

如果你翻翻最初的微博,你还会发现一个让人挺触动的事:

那时的微博,人和人交往是没有壁的。

你很容易有粉丝。

且都是真人。

也许你们喜欢同一个明星,或者有同一个爱好,互粉下,就是朋友了。

你们也会很频繁地互动。

当时你肯定不会漏掉互粉好友的消息。

因为那时人少,信息也少,也没什么广告,刷两三屏,就能把新消息全刷完。

@么有钱还说了个当时的一个社交仪式:

互粉朋友发的状态,你一定要转,一定要点赞,一定要评论。

就是让人感到,有人在实打实地关注你。

你们甚至会建立超长时间的友谊。

@YY和一位男生好友是在微博上认识的。

俩人都喜欢苏打绿,看到对方发的歌词微博,加了好友。

在私信上,他们聊演唱会,聊新歌,聊最近的趣事。

后来那个男生毕业,去了北京,在私信里留了一个约定:

“(北京)下雪的话,我用微博直接@你。”

那时,明星和明星间交往,同样没有壁。

有个朋友说,当时看明星微博的互动,会有种误入他们私人 QQ 空间的错觉。

真实又有趣。

我印象最深的是黄晓明和郑渊洁。

你知道俩人是怎么认识的吗?

通过微博版聊。

一个说是对方的影迷,一个说是对方的书迷。

一来二去说嗨了,约着要见面,甚至把时间地点都写在微博上:

“7 点半,

水立方北侧国家会议中心。”

后来俩人真成了朋友,生日时还要发短信祝福。

最后,你还会发现,明星和素人的交往,也没有壁。

明星@粉丝,和粉丝一起玩梗很寻常。回粉丝的私信也很寻常。

最有趣的是王菲。

她甚至在微博上给网友转发相亲贴,说不能让好姑娘捉急。

几年过去了,现在点开那个女孩的微博,发现她已经结了婚,为人母了。

那时在微博上,没有人设,没有机器人,

大家愿意交朋友,也能交到朋友。

用王菲的一句话说是:

“微博真好,有血有肉。”

04

今天怀念最初玩微博的日子,其实也是怀念那些微博上的人,和一起做过的事。

甚至就是起微博名这样一件小事。

朋友@D开微博时有个好玩的约定,全校同学的微博名都用一个前缀:

“義拾一生”。

这是他们的校训。

齐刷刷的,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人。

会一起转发校歌,转发运动会的视频,特别燃。

也会一起做好玩的事。

同事@七掷和爱听歌的朋友开了个话题,叫#展览路电台#。

这是朋友家附近的一条路名。

每天他们轮流往里放一首爱听的歌,放了一年。

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也会一起做好玩的事。

比如最近流传的一个旧帖:

一个关于北京 10 号线金台夕照地铁站的心动故事。

在用户并不多的 2011 年,这条微博被转发了 8000 多条。

全网都帮着那个男孩,寻找他的心动女孩。

后来女生知晓了,专门注册了一个微博回复:

“非常感谢你的真诚。”

最后,也是最让人触动的,那时人们会一起,促成某件好事发生。

比如实现一个卖糖葫芦的小哥的新年愿望。

一个学校卖糖葫芦的小哥收到通知,下学期不让卖了,但他很不舍。

学生们一个接着一个转发,@ 当时的校领导。

校领导回了,留下了这个小哥。还说了一句话:

“谢谢为此事而努力的人们。”

这些美好的事,在当时的微博,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而 12 年后,有些故事很难再发生了。

我们没有那么多话想说,也没有那么多想说话的人。

有些人把微博当作一个树洞,不 愿意被发现,也不想被听见。不互关反而成了一种社交礼仪。

有些人离开了微博,再也没回来。有些人的微博状态,停在了某一天,不再更新。

那些有趣的、新鲜的、蓬勃的,都减淡了。

12 年后,微博告别了它的青春期。

我们也是。

撰稿:图拉拉

责编:丁丁

晚祷时刻:

你关注的第一个人是谁?

你们现在的关系如何呢?

那时的微博是真好玩,

微博上的人是真可爱。

↓↓↓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2-2019 脚本之家 All Rights Reserved
脚本之家  渝ICP备130306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