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影世界的君麻吕身上,我知道了崇拜的力量有多强大佛静

发布时间:2021-11-28来源:脚本之家点击:

原标题:在火影世界的君麻吕身上,我知道了崇拜的力量有多强大

一个人会因为自己的信仰与崇拜会变成什么样子,对于这个问题,我感觉《火隐忍者》这部动漫就给以给你一个正确答案,毕竟这原本就是一部讲述围绕着信仰信念的动画,而我们也能在里面所有的角色身上都能找到类似的影子。

而这一次我想聊的呢,就是其中一个最具有代表性的角色,他就是君麻吕,有时候我经常会想如果君麻吕晚在故事中一秒死去,那么是不是整个忍界都要改写?

君麻吕,他在故事中是木叶叛忍大蛇丸音忍小队的队长,辉夜一族,拥有“尸骨脉”血继限界。

他大概是火影忍者中第一个还没有正式露脸就已经被渲染的很强大的角色了,但同时他又身患重病,命不久矣,可以说又是一个具有典型悲剧色彩的角色。

我感觉他和白很像,君麻吕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所有族人,孤独一人时遇到了大蛇丸,从此誓死追随。但和白不同的是,白的结局对他自己来说是幸福的,但君麻吕却是一个彻底的“悲剧”。

白是知道自己是再不斩的工具但他也知道再不斩对自己的那份情感,君麻吕也知道自己是大蛇丸的容器而大蛇丸对他却没有再不斩对白的那份情感。

作为一个天生的杀人道具,君麻吕却也有自己独特的哲学思考:“我为什么存在?”对此,大蛇丸给出了答案:“我发现了你,所以你存在。活着当然是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不过藉由活着去发现些有趣的东西。”

就这样,君麻吕跟随大蛇丸渐渐长大,性格里也逐渐染上了大蛇丸的那种黑暗。在他心中,大蛇丸就是完美的存在,君麻吕把他视为神,即使为了他献出自己的身体也心甘情愿。

这种甘愿为人利用,早就超越了简单的感恩和陪伴,而是一种近乎狂热的信仰,一个逐渐走向极端的信徒。他信奉的,就是对的,别人绝对不能诋毁。

然而一场病却毁了他作为容器的可能,他已经当不成大蛇丸的容器了,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大蛇丸找到新的目标。

其实我们能感www.mssmkl.cn受到这对于他来说,就像一下去被否定了一切,失去了以往支持自己存在的信念,可是即便如此,他仍然发自内心的崇拜着大蛇丸,甚至在自己所剩时日不多的情况下,仍然觉得为大蛇丸奉献出自己最后的力量。

为了那个对他有养育之恩的大蛇丸,为了他自认为绝对重要的使命,他舍弃了肉身,以精神的形态去接应叛逃的佐助,并踏上了他最后的舞台……

平心而论,他在故事中的表现也确实没有让我们失望,碾压漩涡鸣人,硬杠击败小李,五五开未来“沙影”我爱罗。就算是身处200米地下依然以一招草蕨之舞击穿地面,并且以最强之矛直接向我爱罗刺去。

平心而论,他在故事中的表现也确实没有让我们失望,碾压漩涡鸣人,硬杠击败小李,五五开未来“沙影”我爱罗。就算是身处200米地下依然以一招草蕨之舞击穿地面,并且以最强之矛直接向我爱罗刺去。

但并且火影的故事还没有想那么快的结束,所以君麻吕的终极一击至终也没有真正刺出去,他依然保持着进攻的姿势和表情,但他已经离开这个人间了,发病而死,一个看着有些让人无语的结束方式。

我想或许他的身体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他是靠着精神战到现在的,或者说,那份一定要让佐助这个新的容器到大蛇丸那里的信念。

他的身体对大蛇丸已经没用了,但他还可以为大蛇丸再做一些事,这就够了。

这不是大蛇丸洗脑了君麻吕,是他自己给自己洗了脑。

于是他也和大多数信徒一样,最终把自己“献祭”给了“神”。

或许从一开始,这就是君麻吕一个人的草蕨独舞,他以为幕后会有大蛇丸看着他表演,但大蛇丸只是坐在黑暗里暗自庆幸吧。

最后你们在他身上还能感受到哪些不同的东西,欢迎留言。

(文中图片来自相关动画作品)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2-2019 脚本之家 All Rights Reserved
脚本之家  渝ICP备130306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