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申遗成功但这艘传奇沉船的秘密你又知道多少?罢烦

发布时间:2021-11-28来源:脚本之家点击:

原标题:泉州申遗成功 但这艘传奇沉船的秘密你又知道多少?

www.bashao.com.cn

7月25日,“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申遗成功。

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泉州在宋元时期是一个极其繁荣的国际大港,一艘艘满载精美瓷器、纸张、铁器、漆器、金银、麝香等货物的商船,从泉州出发,经印尼、印度,一路行至阿拉伯地区,再运回香料、药材、犀角、珠玉等货物。

而2007年被整体打捞出水的“南海一号”宋代商船,最早便是从泉州出发的。它不仅是中国考古界最为有名的一艘沉船,也是迄今世界上发现的海上沉船中年代最早、船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远洋贸易商船。

7月28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全程参与了“南海一号”打捞工作和考古研究的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崔勇,他告诉记者,自从将这艘传奇商船打捞出水后,经过十多年的细致发掘考察,目前相关考古工作已近尾声,“预计明年可以结束。”

刺痛:中国决心开展水下考古的直接诱因

1984年,职业海上盗捞者迈克哈彻(Michael Hatcher),在我国南海海域打捞了一艘名为“哥德马尔森”号的沉船。根据记载,1752年(清乾隆十七年)冬,这艘东印度公司的商船满载着瓷器和黄金从中国南京出发,驶向荷兰阿姆斯特丹,航行16天后,在中国南海水域触礁沉没。

哈彻很早就成立了一家沉船打捞公司,长期在世界各国寻找航海古籍,以图从中发现可能存在沉船的海洋区域。此前他就曾在中国南海海域打捞起一艘明代沉船,船上的文物令他获利数百万美元。

这艘“哥德马尔森”号沉船上,满载着清康熙年间的青花瓷器精品百万余件,而哈彻打捞成功后,做的第一件事竟是下令将这些瓷器大部分砸碎,仅保留了23.9万件青花瓷器。原因是他深知收藏市场的定律:物以稀为贵。

挑选和毁坏工作结束后,哈彻将这些“战利品”拖到公海。一年后,他以无人认领的沉船允许拍卖为由,获得拍卖许可,委托荷兰佳士得拍卖行进行公开拍卖。

1986年4月,拍卖行为这批文物举办了规模盛大的专场拍卖。消息传回国内,国家文物局翻遍了国际海洋公约、各国海洋法,也找不出一条可行的法律依据阻止文物外流。当时中国关于海洋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法律也是一片空白。

“买回来”成了留住这批文物的唯一方法,中国故宫博物院派了两位专家带了3万美元去参加拍卖。但最后他们连一次举牌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每一件瓷器的起拍价都在估价的10倍以上……最终,近24万件珍贵瓷器被尽数拍卖,迈克哈彻则从中获利2000多万美元。

崔勇说,这件事极大地刺激了中国考古界,也引起了国家的重视,决心要成立自己的水下考古机构。令人欣慰的是,1987年“南海一号”便被发现了,我们也牢牢地保护好了这一艘珍贵沉船。

高难:从水到陆 采集数据精确到毫米

上世纪80年的中国,还没有水下考古专业人员。大家算了一笔账:让潜水员学考古,还是让考古人员去学潜水?“算出来潜水员学考古要花4年时间,考古人员去学潜水只要花半年时间。中国有这么多年轻的考古人员,找几个去学潜水并不难。”

就这样,中国终于有了第一批水下考古队员。然而,更大的困难还在海里——风浪大、水下能见度极低,无法展开考古作业。最终有了一个“一次性放置沉箱、整体打捞沉船”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在当时也冒了很大的险:岸上已经在建博物馆,如果沉船打捞失败,博物馆也就白建了。

船体出水后,人们用气囊作为滚木,排气、充气将“南海一号”牵引进了博物馆,然后封闭墙壁,把海水灌上,让沉船回到在水下的状态,“这是对于文物最好的原生保护状态,船体也不会再损坏和变形。”

“南海一号”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艘被整体打捞起来的沉船。至于如何发掘,考古人员采用的方案是保水挖掘。“就是放一点水再挖一点,现在看我们挖的成果,这个方案非常成功。”崔勇说,“我们可以对沉船进行非常精细的研究。可以清晰地看到船上共有15个舱,每个舱里的瓷器包括它们是哪个窑口烧制出来的,都看得清清楚楚。”

崔勇认为,作为一条南宋商船,“南海一号”的最大价值,并非某一件或几件奇珍异宝,而是它的高度完整性。从打捞到发掘,我国考古人员对这一遗存的方方面面都做到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和利用。“我们采集到的考古数据都可以精确到毫米级,这在全世界都是首创。”

2020年5月,“南海一号”项目被选入“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此前崔勇主持的古椰贝丘遗址发掘和“南澳I号”的发掘工作,也曾分别荣获2006年度和2010年度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反常:没有压舱石 上重下轻的远洋商船

出海的大船一般都有压舱石,现在用得较多的是压舱铸铁和压舱海水,目的只有一个:增加船体下部的重量,让它在航行过程中保持稳定,不易倾覆。

然而,在“南海一号”所属的时代,中国商船底部装载的,几乎都是相对较轻的货物。当时除了瓷器,中国还大量出口铁器,所以中国商船通常是瓷器和铁器混装。

“按照保证稳定性的考虑,大家肯定觉得铁器应该装在下边,对吧?”崔勇说,“但事实上,现在发现的所有宋元时期的沉船,也包括一些明代、清初的船,只要是铁器和瓷器混装,全是铁器在上面。”

崔勇说,上轻下重的装载,类似不倒翁——轻轻碰一下就会晃,但不会翻。因此船的稳定性越好,也就越爱晃。“中国商船主要是装瓷器,那就一定要保证这船瓷器尽量完好,如果船体摇晃得太厉害,运到国外就是一船碎瓷片,还有什么利润可言呢?”

于是就有了这样“上重下轻”的堆货方式:铁器放在上面,让摇摆周期变缓、摇摆幅度变小,瓷器的完整率就会提高。“现代造船业有专门的措施来减缓船的摇摆幅度,提高舒适度,在保证稳定性的情况下抬高重心,但是古人没有这个理论和技术,完全是靠经验来处理。这种处理方法虽然简单,但它跟中国造船技术中的水密舱、平衡舵一样,都是古人智慧的结晶。”

但这种做法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就是翻船的风险也更大了。只要遇上恶劣天气,别说台风,哪怕是强烈的季风,也可能造成翻船事故。

崔勇说,“南海一号”上装了满满一船货,最后清理出的铁器总共约有130多吨,瓷器18万件(套),另外还有几万枚铜钱,以及金银、漆器、朱砂和丝绸等。“它是宋元时期典型的大商船,完整长度应该有30~35米,装了三四百吨的货物。”据考古学家推测,“南海一号”沉没的原因,很可能就是遇到了强烈的季风,加上合理但不安全的装载方式,导致倾覆。

饮食:有咸鸭蛋和胡椒 注重补充维生素

崔勇将沉船比作一个“时间胶囊”,一个在短时间里沉入水底的胶囊,“它把所有的时间固定在里面,它就是最小的生存单位和最小的等级社会”。

因此,在大量珍贵精美的文物之外,考古人员最在意和重视的,其实是通过这个“时间胶囊”呈现出的当年航海人的生活模样。

因为是整体打捞提取出水,“南海一号”的遗存信息被保护得很好,其中也包括当年生活在这条船上的人们的吃与住。其中,一罐保存完整的咸鸭蛋令考古人员印象深刻。此外,船上还有大量植物遗存,主要是谷物、水果、瓜类、香料以及少量中药材,调料中还发现了花椒和当时很珍贵的胡椒,说明当时船上的人吃得还不错。

在水果类别中,考古人员发现了梅子、槟榔、橄榄、南酸枣、滇刺枣、葡萄和荔枝的核或籽。在这些水果中,橄榄和南酸枣的维生素含量都特别高,虽然口感不太好。这说明古人早已认识到维生素对于预防航海过程中常见的败血症很重要(败血症主要是因为缺乏维生素C导致的,要摄入新鲜水果蔬菜才能防治)。

在住宿方面,大部分人应该是住在甲板上,也有货主会住在货舱里。“南海一号”有15个舱,考古人员在清理其中一个舱时,发现里面铺了一张大约1米5宽的双人床这么大的平板,下面堆有瓷器。这与北宋地理学家朱彧在《萍洲可谈》中的记载十分吻合——“下以贮物,夜卧其上”,就是在货物上面铺个板子,人就能直接睡在上面。

贸易:半成品首饰运去斯里兰卡镶宝石

“南海一号”也是目前出水金银器最多的南宋遗址,并且它们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加工得很好,但很多都像是半成品,比如没有镶宝石的金戒指等。

唐代时,中国的金器加工已相当成熟,拉丝、焊珠等工艺都特别精致。但中国不产宝石,中国出现的大量宝石都产自斯里兰卡。宋代商船的航线,大多是行驶到东南亚,然后通过马六甲海峡,穿越印度洋,也要经过斯里兰卡,最后抵达阿拉伯地区。

因此,考古人员们得出结论:这些半成品的金器是在中国制作完后,运到斯里兰卡去镶上宝石,再运往目的地销售,这样可以大大节省成本。一条成熟的贸易之路,在“南海一号”的缩影中闪闪发光,从中也可见宋元时期确实是古代中国海外贸易的繁荣高峰。

崔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船体内的考古发掘工作都已完成,多年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明年圆满结束。“我们后来在船体外又发现了不少文物,推测多半是当时堆放在船体较高位置、随着船体倾覆掉出了甲板外的。它们主要是给我们的考古工作提供了更多有关沉船被掩埋过程、文物摆放层次和水动力等方面的信息,对将来国内水下考古的工作都会有帮助。”

作为中国第一批水下考古队员,崔勇表示,自己有幸从一开始就遇见了“南海一号”,并与这艘传奇沉船打了30多年的交道,“现在我快要退休了,刚好这个工作也要完成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

崔勇最后还告诉记者,自己老家就是成都,他在成都出生长大,家人亲戚也多在成都,他和三星堆考古工作站站长雷雨是多年好友,不过最新发掘的几个祭祀坑他还没去看过,“等忙完了这条船的工作再去看吧”。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乔雪阳

图据受访者

网站地图| Tag标签|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2-2019 脚本之家 All Rights Reserved
脚本之家  渝ICP备13030612号